瑞昇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神的遊戲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RA22]神的遊戲

原價 : $ 300
售價 : $ 270
    加入購物車
內容簡介

麻耶雄嵩──最顛覆的推理作家!
金光閃閃的得獎記錄不是他的重點,「創新的怪咖」才是他的標誌。

神的遊戲──超崩壞的推理作品!
推理迷久等了!麻耶桑精心策畫的遊戲,你準備好一起玩了嗎?
God bless you !!

他,小四生的外表,喜歡打掃廁所,
自稱全知全能的神,
不但準確指出凶手,還能降下讓人驚呆的天誅……

 神降市發生連續殺貓事件,芳雄暗戀的同班同學小滿的愛貓也遇害了。當鎮上因此鬧得沸沸揚揚時,謎樣轉學生――鈴木太郎淡定指出殺貓犯人是誰。鈴木自稱為「神」,揚言世上每一件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這時,又發生一宗命案,鈴木仍然一副全盤了然於胸的模樣,還說他可以降下「天誅」嚴懲凶手,這會不會太扯了?芳雄該相信這個轉學生說的大話嗎?他又將迎來什麼樣的「神結局」?!

麻耶雄嵩:「這是個透過掃廁所,描寫小學生與神心靈交流的故事。」
(哼哼,你相信有這麼單純嗎?XD)

綾辻行人:「你能正確地理解這個案子令人戰慄的真相嗎!?」
(不到最後一行,沒有人能正確理解啊!)

【收錄~神的導讀】
「說穿了,這一切不過是無所不知的萬能神明想找點樂子罷了。搞不好麻耶雄嵩也是如此。我們對《神的遊戲》的結局感到傻眼和質疑,正好落入了麻耶的圈套。」──推理讀書人/對麻耶有愛的黃羅

【收錄~神的推薦】
好似什麼都沒說,實際上卻是什麼都點明得一清二楚了!本作又是講談社著名的少年推理系列中一顆閃耀之星,在寫作方向受限的情況下依然綻放麻耶那強而有力的「破壞性本格」,閱畢總是被騙得極為痛快。無愧無法捉摸的鬼才之名!推理迷們放心衝吧!!
──喬齊安(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


超愛麻耶桑的作品!因為比起風平浪靜而四平八穩的情節,他總是、總是、總是,會以崩壞式的逆轉結局,讓讀者啞口無言而五體投地。即使是像「神的遊戲」這樣以小孩為登場人物的故事,他也有辦法用「麻耶流」的殘酷與惡意,超越慣常的童趣,挖掘人性的黑暗面。更重要的是,小心讀到最後時,眼鏡、眼珠與下巴都驚嚇得一起掉下來!
──胡杰(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得主/《尋找結衣同學》作者)

△!本書結局可能會讓您產生眼球外凸、嘴無法闔上、全身起雞皮疙瘩等症狀,請小心服用。
──主兒(推理作家/《哎喲!這具屍體只有六十分》作者)

一場看似戲謔的遊戲、一個全知的神、五名偵探團小孩、一具屍體……籠罩迷霧中的真相,令人驚愕的情節走向,《神的遊戲》在緊湊的推理與解謎中,雜揉著青少年在他們轉換為「大人」所必經過程——人際、性、愛情、家庭——展現出的徬徨和探索,進而探討隱藏於「殺意」與「恨」背後的那些「善」的假象、謊言建構的世界與無以轉圜的絕望。
──洪敘銘(國立東華大學講師/《從「在地」到「台灣」「本格復興」前台灣推理小說的地方想像與建構》作者)


【讀者熱議】
讀過一次就不會忘記的一本書!看到最後會忍不住驚呼:「欵?怎麼會?騙人!」 (cocobaby)

相當引人入勝,一小時就唰唰地讀完了。(とけい)

咦?這真的是給小孩閱讀的作品嗎?連成人都受到驚嚇的結局。
以全知全能的「神」來當偵探,可以感受到作者想突破推理框架的企圖心!(sheep)

不愧是麻耶雄嵩啊,讓人出乎意料的逆轉,看完之後跟朋友討論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再重看一遍,發現更多伏筆在其中!(中二生)


作者/譯者/編者/繪者簡介
【作者簡介】

麻耶雄嵩
1969年出生於三重縣,京都大學工學部畢業。就學時隸屬於推理小說研究社。還是學生的1991年,在島田莊司、綾辻行人、法月綸太郎等人的推薦下,以《有翼之闇 麥卡托鮎最後的事件》一書正式出道。2011年以《獨眼少女》榮獲第64屆推理作家協會賞以及連作短篇部門、第11屆本格推理大賞雙料冠軍。2015年以《再見神明》榮獲第15屆本格推理大賞。為新作品每年都會佔據各大排行榜首位的暢銷作家。著有《貴族偵探》《化石少女》《危險叔父》等作品。

【譯者簡介】
緋華璃
因為想聽懂日劇裡的對白,所以開始學日文;
因為不想每天在固定的時間去固定的地方做固定的工作,
所以開始當起只能和自己對話的小小日文全職譯者一枚。
緋華璃の一期一会:www.facebook.com/tsukihikari0220

目錄
導讀/神的遊戲,虐心的崩壞性結局/黃羅4
生日11
 神23
犯人45
天誅79
英樹97
 死125
英樹145
天誅167
犯人179
 神197
生日209
序/導讀
【導讀節選】

神的遊戲,虐心的崩壞性結局 (文/黃羅)

  在藝術創作的領域中,「神」經常是被探討的主題。
  神是什麼?神在哪裡?神意欲為何?
  據稱神是天地萬物的創造者,在祂之前一片虛無,在祂之後呢?這是個大哉問。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神,無所不在。祂可能靜靜地袖手旁觀,也可能玩心大發地軋一角。
  …………
  這麼說吧,不管有形或無形,神,有許多種面貌。
  祂可以變成偵探,也可以化為推理小說家。千千萬萬的小說家都是祂,心血來潮時,甚至能催生流傳千古的神作。
  麻耶雄嵩,正是祂的另一個分身。
  生於一九六九年的麻耶雄嵩,當然不是日本推理文學的第一人,在他之前的開創者就有好幾位,像是江戶川亂步、松本清張、島田莊司等前輩大師,但是論及意圖顛覆文本的破壞性,麻耶雄嵩絕對不做第二人選。對於本格推理的重要命題如偵探的設定、公平性的守則,以及意外性的必要存在,麻耶以實驗性手法逐一破壞再加以建設,從中建構出獨特的世界觀。由於手法過於前衛,使得他作品的評價呈現兩極化,支持者視為神作,厭惡者嗤之以鼻。
 …………
 麻耶於二〇〇五年發表的作品《神的遊戲》並非麥卡托鮎系列作,雖然見識不到這位銘偵探如流星般一閃而逝的驚人魅力,但故事中依然有個神樣般的人物,那就是外觀十歲的小四生鈴木,他對書中主角芳雄自稱是「神」,兩個小男生從閒聊中神展開一問一答的「神的遊戲」。鈴木的回答總是泰然自若且胸有成竹,絲毫不像隨口瞎掰,他不但指出殺貓事件的犯人是誰,甚至疑似對密室命案的兇手降下天誅懲罰。到了最後關頭,毫無例外的是崩壞性的結局,不管你是目瞪口呆且下巴墜地,抑或是從頭翻閱進而氣得丟書,這便是麻耶作品最大的特色,也是他亦莊亦諧的心態所搞出來的惡趣味。
  《神的遊戲》是一部充滿爭議性的作品,殘酷崩壞的結局連成人都不忍卒睹,很難相信這是一本收在【迷思少年】系列中、企劃給小孩看的讀物。不過根據麻耶的說辭,他只是受編輯所託,要他寫出一本孩童看了也會寒顫的故事。莫非這就叫做物以類聚?有想要虐心的作者,身邊就會出現企圖虐心的編輯。本書結局若讓你心生「這是怎麼回事?眼花了嗎?」、「神去哪兒了?是不是哪裡搞錯了?」之類的苦惱時,別擔心,這是正常反應。在瑞典名導英格瑪.柏格曼的經典名作「處女之泉」片中,一生信奉上帝的父親見愛女慘死而心痛詰問神「您在哪裡?為何如此對待我們?」遠藤周作曾經說過:「神在哪裡?祂存在於你的懷疑裡。」我們的起心動念,恰巧應驗了神的存在。而當我們動腦筋試圖檢視最後的真相時,更是符合「人類一思考,神明就發笑」這句諺語。
  說穿了,這一切不過是無所不知的萬能神明想找點樂子罷了。
  搞不好麻耶雄嵩也是如此。
  我們對《神的遊戲》的結局感到傻眼和質疑,正好落入了麻耶的圈套。
  這是神的遊戲,當然也是麻耶的遊戲。
  為了換取麻耶一笑,像我這樣的凡人倒是願意讀遍他所有作品,即便大逆轉的真相會令周遭的世界崩壞,我也甘之若飴。

導讀者簡介/黃羅
視推理小說為營養品,讀過的推理作品數以千計,從事的工作幾乎都與推理有關,包括行銷、編輯、撰稿、翻譯、審書等領域,擔任過推理文學獎的評審,出版過介紹名作家和名偵探的推理專書,目前正往創作之路前進。

內容連載
(請以6000字以內為限)
第二章 神
本週輪到我和鈴木太郎一起當掃廁所的值日生。我們班只有三個男生,班長孝志搶走了打掃廁所以外的洗手檯這種比較輕鬆的工作,男生廁所就只剩下我和鈴木同學。
鈴木同學半個月前才剛轉學過來,所以雖然在同一班,但幾乎還沒說過話。沒有特色的平板五官,再加上沉默寡言,體型也很普通,朝會的時候站在隊伍的正中央,不起眼得就連站在台上的校長也不曾留意到。我也沒有起眼到有資格說別人,只是就連這樣的我也覺得鈴木同學很不起眼。
是因為這樣嗎,他連下課的時間也都一個人坐在位子上看書。因為是轉學生,起初也有人找他聊天,但他總是回答得有一搭沒一搭的,所以只過了一個禮拜,就再也沒有人理他了。鈴木同學本人倒是不以為意的樣子。
「鈴木同學。」
掃除時間的鐘聲一響,鈴木同學就默默地用地板刷開始刷起磁磚來,我試著出聲喊他。掃廁所本來就已經夠沒意思了,再不聊天的話,簡直無聊透頂。而且搞不定一聊之下,會發現他其實是個很有趣的傢伙也未可知。
「鈴木同學是從哪裡轉學過來的?」
老師說他是因為父親的關係,從名古屋轉學過來的,也看過幾個人問他外郎糕1的問題。但因為鈴木同學的反應太冷淡,那些人很快就做鳥獸散了。所以我並不是因為不知道才問他,只是想藉此打開話匣子。
然而,鈴木同學抬起頭來,給了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我嗎?我是從天上來的喔。」
「天花板?」2

  (註1 名古屋及山口縣附近特產的糕點。)
(註2 日文「天上」的發音與「天花板」相同。)

下意識地望向已經年久失修,斑駁不堪的天花板。神降南小學的校舍在市內的小學中算是最古老的,從我入學的時候就盛傳要改建,但是都已經四年過去,還是那麼老舊,所以我已經死心了,肯定到畢業的時候也還是這樣吧。
「不是那個天花板,而是天上喔。」
鈴木同學的音量雖小,表情卻很鎮定。感覺就像我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他都無所謂。我一開始還以為鈴木同學在開玩笑,但他的樣子不像開玩笑。
「鈴木同學住在天上嗎?」
我想這大概是名古屋的學校流行的笑話吧,邊配合演出地反問。
「不是喔,是更上面。」
鈴木同學回答,並未停下刷磁磚的動作。
「宇宙?」
「很接近了。」
鈴木同學微微一笑。這麼說來,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笑起來的樣子。
「可是,宇宙不能住人喔。」
我知道人類搭乘人造衛星或太空船前進宇宙的事,也在電視上看過太空人在船艙裡漂浮的影片。但那都是暫時性的,更何況小孩子根本不可能住在宇宙裡。這也是都市人的玩笑話嗎?
「那鈴木同學是太空人嗎?」
「不是喔。」
鈴木同學靜靜地搖頭。
「那是人類囉。人類無法住在宇宙裡喔。那邊的學校沒有教過宇宙是個真空狀態,沒有空氣,也沒有任何物體嗎?火葬戰隊要是被黑暗騎士薩拉丁丟到宇宙空間裡,可能也會窒息不是嗎?」
「我不是人類喔。」
「但也不是太空人吧。你剛剛才這麼說過不是嗎?」
至此,鈴木同學第一次停下手邊的動作,把臉湊上來,近到鼻子都快碰到了。
「我是神喔。」
「神?」
「沒錯。」鈴木同學面無表情地頷首。
這果然是都會流行的遊戲嗎?問題在於這是什麼遊戲呢?「神的遊戲」?至少我沒在電視或網路上看到過。但是如果就這麼一笑置之,總覺得有點可惜。瞧鈴木同學那胸有成竹的態度,這個遊戲好像還可以再繼續延伸下去。
沒辦法了,我決定再稍微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可是神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來玩的。你大概不知道吧,神的生活很無聊喔。」
「為什麼?神不是很了不起嗎?」
在目前大受歡迎的漫畫《諾華克中學》裡,有男主角邊喊「我才是神」邊像捏死螞蟻般地殺死很多女學生的橋段。我倒不會想要殺人,但是如果能成為神,不管是考試還是足球,任何事都能做得很完美,肯定會很快樂吧,真令人嚮往呀。要是有那麼厲害的話,向小滿告白,小滿一定會和我交往吧。搞不好小滿會主動向我告白……
然而,我得到的又是一個意外的答案。
「正是因為什麼都知道。再也沒有比知道一切更無聊的事了。你似乎不喜歡學習,但是再也沒有比知道過去不知道的事更快樂的現象了。」
「你說什麼都知道,就連美國或法國的事也知道嗎?」
「我什麼都知道喔。不光是地球上的事,就連宇宙星辰的事,過去未來的事,我統統都知道。」
「是喔。可是一旦知道未來的事,又何必來這裡玩呢?結果不是都一樣嗎?」

終於找到可以反擊的點了,我乘勝追擊地逼問他。
「雖然無法忘記已經發生過的事,但至少可以不去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喔。所以現在的我並不知道明天的你會做什麼。只要我想知道,當然也可以馬上知道,我是故意不先知道的。」
原來如此,這就是他的回答嗎。
鈴木同學的態度並不高傲,彷彿在講一件理所當然不過的事,簡直像真的神。只是騙人?還是遊戲?如果是騙人的,還是不要跟他交朋友比較好。但如果是玩遊戲,或許可以體驗到很有趣的事。為了確認哪一個猜測才是對的,我繼續提出問題。
「你剛才說你也知道宇宙的事,那麼外星人真的存在嗎?」
「存在喔。有智能的生命體一共有三萬七千兩百八十三種吧。近期還打算在軒轅十四星系的行星上創造第三萬七千兩百八十四種。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因為彼此之間的距離太遙遠,他們也不知道你們的存在。世人口耳相傳的飛碟或外星人之類的目擊證詞都是大家憑空捏造的。」
鈴木同學在髒兮兮又小不啦嘰的廁所裡說著規模異常壯大的話。
「其他的外星人和人類的外形不一樣嗎?」
「一樣的話豈不是很無聊嗎?就算你再怎麼喜歡咖哩飯,要是每天晚餐都吃咖38
哩飯,也會覺得很倒胃口吧。所以我才讓植物或金屬進化為有智能的生命體。也有些生物是從你平常喝的水進化而來的喔。」
從水中誕生的生物是什麼?我試著想像一下,但是完全想像不出來。
「那麼我們人類也是鈴木同學創造的囉。」
「不光是人類,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我創造出來的喔。」
鈴木同學說得斬釘截鐵。但是,說的明明是這麼恢宏的話題,其間卻還一面乖乖地動手打掃,感覺真是滑稽。
「那鈴木同學本人又是誰創造出來的?」
「是我創造的。這麼說的話,你想必會聽得一頭霧水吧,但是對我來說沒有絲毫矛盾之處。既然這個森羅萬象的世界全都是我創造出來的,那麼就連我自己也是由我創造出來的。」
「可是自己真的有辦法創造出自己來嗎?聽起來沒什麼說服力呢……」
我故意夾雜著無法苟同的口吻,但鈴木同學絲毫不為所動。
「正因為這是有可能的,我才會成為『神』。我就是萬事萬物的原因。在我之上什麼都沒有。因為在我存在以前的狀況是不存在的。你們之所以無法坦然地理解這種存在,是因為受制於對永遠這種無法捉摸的感覺所產生的恐懼心理。人類是一種有限的存在,只要能活上個一百年,就要謝天謝地了。人類有數萬年的歷史,但那也是將有限的存在一再地堆疊起來,永遠也無法抵達無限的境界。因此才會以為永遠是不存在的,凡事都一定有開始和結束,凡事都應該有原因和結果。像是這個世界應該有其誕生的原因。可是實際上,我在過去與未來都將是無限且永遠的存在。所以我也必須在沒有開始與結束的永遠裡承受永遠的無聊。」
鈴木同學說到這裡,微微一笑。
「話說回來,是我自己將對永遠的恐懼深植在人類心中,所以你會懷疑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三億年前在創造大陵五星系的外星人時,我曾經試過把對永遠的恐懼拿掉來看看,結果轉眼之間就滅絕了呢。大家都不留下子孫,這是不行的。所以從此以後我一定會在有智能的生命體裡植入對永遠的恐懼,也就是會去思考開始與結束的意識。」
「所以宇宙是從大爆炸開始的也是錯的囉。」
「大爆炸根本不存在喔。因為我一直都存在。我只是隨便拋出一道宇宙線,結果卻害你們誤會。不過十一年後的六月三十日,應該會發現與大爆炸自相矛盾的數據。一定會很有趣吧。整個世界將會為此天翻地覆喔。敬請期待。距離現在十一年後的六月三十日,別忘囉。」
就算告訴我十一年後,也還久到沒辦法確認。
這時,我終於發現自己搞錯問題的種類了。因為是與全知全能的神玩遊戲,應該要問更切身的、可以馬上確認的問題。
「請容我換個話題,澤田老師有男朋友嗎?」
澤田老師是我們一班的級任老師,是今年才走馬上任的年輕老師,在開學典禮上說她才剛從大學畢業。很多人都很迷戀這個身材好又漂亮的老師。像是同樣隸屬於偵探團的內海俊也就對班上的女生不屑一顧,拚命地用數位相機偷拍澤田老師。要是澤田老師有男朋友的話,班上大部分的男生都會很失望吧。
「規模突然變小了呢。不過,我就特別破例告訴你吧。澤田老師和畠山老師正在搞婚外情喔。」
「騙人 !」
畠山老師是三班的級任老師,說得再委婉也稱不上是個帥哥,應該已經四十好幾了。而且明明學校有營養午餐,每天中午還會特地自備老婆親手做的便當來班上吃,是個很疼老婆的人。
「四月的聯歡會時酒後亂性,強迫對方與自己發生關係,從此以後好像就一直藕斷絲連,直到現在喔。」
「真不敢相信。」
「你不相信也沒關係喔。因為我壓根兒也沒想過要人類相信我、崇拜我。會希望別人相信自己是人類的壞習慣。不過這也是我為了讓人類擁有社會性才創造成這樣的。倘若你無論如何都想知道真偽的話,可以去問澤田老師。」
我無言以對。怎麼可能問老師,肯定會挨罵的。澤田老師平常很溫柔,但是生起氣來可恐怖了。不僅如此,她可能還會向媽媽打小報告。媽媽又比老師還要恐怖十倍。萬一傳出什麼奇怪的謠言,我在班上可能會受到排擠。因為澤田老師很為學生著想,仰慕她的可不只男生而已。
狹小的廁所裡瀰漫著沉重的氣氛。或許是我不該提出這種八卦的問題,最好問一些更單純的問題。
「那麼,我可以活到幾歲?」
鈴木同學稍微閉上雙眼,恐怕是為了向未來取得原本中斷連線的情報。然後回答:「你可以活到三十六歲喔。」
「三十六歲啊。雖然還有二十六年,但是我原來這麼短命啊 !」
就算是撒謊也令人有些難過。
「我是怎麼死的?生病嗎?」
「是坐飛機發生意外喔。」
「墜機嗎?那麼請告訴我死期。因為那一天我絕對不搭飛機。」
「沒用的。」鈴木同學平靜地微笑。「命運是不能改變的喔。因為已經註定好了。就算你一直躲在家裡不出門,飛機也會墜毀在你們家喔。不妨老實告訴你,你會在七月二十二日搭乘飛往札幌的飛機,而那架飛機將會墜落在日本海,造成你的死亡。」
「總覺得難以置信呢 !」
「那當然。如果是重症患者也就罷了,沒有哪個活生生的人會認為自己明天就要死掉了。」
「可是還有二十六年,比十一年後還遙遠不是嗎?有沒有可以馬上確認,好讓我信服的事?」
我很清楚這件事說穿了,是提出這種問題的自己不好。我努力地壓抑著自然而然湧上心頭的焦躁問他。
「這個嘛,難道你想知道你是不是你爸媽親生的這種事實嗎?」
「咦?難道不是嗎?」
就算是騙人的也太惡劣了。
這時,下課的鐘聲響起。
出版社 : 瑞昇文化 作者 : 麻耶雄嵩
譯者 : 緋華璃 頁數 : 224
出版日期 : 2017.2 ISBN : 978-986-401-148-3
裝訂方式 : 平裝 書籍大小 : 14.8 X 21cm
印刷方式 : 單色 原文書名 : 神様ゲーム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