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昇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天才軍師.黑田官兵衛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RC001]天才軍師.黑田官兵衛

原價 : $ 280
售價 : $ 252
    加入購物車
【作者簡介】
不破俊輔
1942年6月11日生,早稻田大學畢業
著作
《ハウカセの大きな石》
(北海道出版企画センター/2007年5月)
《なぜ会社は大きくすると潰れるのか》
(明日香出版社/2008年5月)
《シーボルトの花かんざし》
(北海道出版企画センター/2012年8月)
《新島八重その生涯》
(明日香出版社/2012年9月)
《シャッター街のクロニクル -わがふるさと滝川の場合-》
(北海道出版企画センター/2013年2月)
【內容簡介】
看完NHK大河劇「軍師官兵衛」還意猶未盡嗎?
日本戰國歷史達人「熱血威爾」說:
《天才軍師.黑田官兵衛》這本書比電視劇還要精彩!
  NHK 2014年大河劇,由傑尼斯實力派偶像岡田准一領銜主演的黑田官兵衛,作為豊臣秀吉的側近,在軍略與外交工作上相當活躍。與竹中重治(半兵衛)是秀吉身邊最重要的參謀雙璧,對其取得天下的過程有重大影響,後世並稱為「兩兵衛」。
 從小開始研習兵法、精通戰術,與同齡孩子在玩樂時,他總是扮演軍師角色,14歲失去母親後,在父親及淨土宗僧侶圓滿的建議下,除了飽讀詩書,更開始精進武藝。19歲完成元服成年儀式,22歲迎娶了播州志方城(加古川市志方町)城主櫛橋伊定的女兒阿光,同時繼承姬路城家督。自此開啟官兵衛令人嘆為觀止的曲折人生。
 歷經日本戰國三豪傑,得到織田信長的重用、幫豐臣秀吉取得天下、引起德川家康的恐懼,一生中經歷無數戰役,卻從未打過敗仗,可說是亂世中的奇才,並被冠上「得他即得天下」的美名。想一睹黑田官兵衛波瀾起伏的一生,全收錄於此,是戰國迷的絕對珍藏版!

【本書特色】
●日本歷史名家不破俊輔精心考據!
特別收錄:官兵衛年譜/官兵衛珍貴軼事與遺訓
●日本歷史達人、旅遊書作家.熱血威爾專業導讀
從人物、歷史方面淺白易懂地解說黑田官兵衛的時代背景,最後還有刊載戰國時代與官兵衛有關的大事年表,透過十個主題,為大家介紹官兵衛的一生,讓您更加親近這位稀世天才!
導讀內容:分析日本戰國厚黑軍師,黑田官兵衛的職場生存術.
      跟著官兵衛一起到福岡旅遊!
熱血威爾
哈日夫妻の日本旅遊大不同(部落格):http://wellhuang.blogspot.tw/
日本旅遊~歷男、歷女跟著「大河劇」遊日本(粉絲團):http://goo.gl/xCRhTP
●日本戰國旅行者.月翔(moonfly)好評推薦
 大河劇中被簡化的四國、九州征伐戰,在第四章則有詳細的介紹,官兵衛識破四國能人長宗我部元親的戰略;九州戰線分進合擊,讓以武勇出名的島津一門降伏。書中附有詳細的行軍攻略路線圖,對歷史研究有很大的幫助。
 秀吉統一日本全國後,將戰爭的矛頭指向朝鮮半島、官兵衛也受到秀吉的猜忌。由於政治不正確,朝鮮戰役的資料並不多,第五章的介紹內容實屬難得。
 這是一本綜觀官兵衛的生涯,更能通曉官兵衛處事人格的日本戰國進階書籍。推薦給大河劇愛好者、或是對於研究戰國歷史有興趣者。
月翔(moonfly)
Moonfly 戰國淺度旅行(部落格):http://sengokutravel.blogspot.tw/
Moonfly 戰國淺度旅行(粉絲團):http://goo.gl/sP0rHr

【目錄】
第一章 生平與首次出征
生平 19
首次出征與青山.土器山之戰 29
第二章 與信長的約定
和信長見面 34
英賀之戰 40
三木城攻擊 47
小寺政職與荒木村重的反叛 53
遭到逮捕 57
攻陷有岡城,救出官兵衛 62
竹中半兵衛之死 65
攻破三木城 69
第三章 水攻奇策與中國大返回
攻打高松城 72
山崎之戰 80
第四章 秀吉的統一天下
賤岳之戰 84
小牧.長久手之戰 91
四國攻略 92
秀吉的九州平定 96
成為豐前國主 105
與秀吉之間的種種波瀾 114
小田原征伐 121
第五章 朝鮮出兵與如水圓清
文祿之役 130
慶長之役 144
第六章 關原之戰
家康與三成的對決 150
關原之戰 156
第七章 官兵衛的九州平定與潰散的野心
舉兵出征 170
平定豐後 176
平定筑後 188
長政成為筑前國主 196
第八章 晚年與逝世
晚年 202
逝世 206
官兵衛之妻 209
第九章 軼事與遺訓
結語 220
參考文獻 223
官兵衛年譜 224


【網路書店~試讀章節】

第三章 水攻奇策與中國大返回

攻打高松城

天正十年(一五八二)官兵衛三十七歲

正月,備前、美作、備中的國主宇喜多直家去世。秀吉見機不可失,便將其子秀家收為自己的養子,並要他繼承父親的領土,臣服於信長之下。到了四月,秀吉則是為了要攻打備中高松城(岡山縣總社市高松)而在高松東邊的蛙鼻設置本陣。高松城的城主是清水宗治,他是毛利家世代相傳的忠臣。秀吉在此時終於要展開備中攻勢,準備攻打毛利領地。

高松城內有五千多名士兵,是擁有足夠兵力的大軍陣容。而這座城池也有中國第一名城的稱號,因為城池是搭建在足守川的中央位置,而讓進攻方無法挖掘壕溝。

但是若選擇渡河後再展開攻擊,也會先遭受到城內的炮火攻擊,造成進攻方兵力上極大的損失。那是因為在進攻時,基本上就是毫無防備的狀態。官兵衛在得知這些資訊後,作出判斷認為正面攻擊戰術並無法順利攻下此城。因為就城池所在位置來思考,其坡度較低,左右都有高山,而且正好在河川的中央,以現有條件看來就只能採用水攻戰術了。因此為了要阻斷河川的水流,於是搬來大石投入河中,但由於水流實在強勁,很容易就讓大石往下流去。

這也使得秀吉陷入無計可施的困境,他向官兵衛哀求表示「希望你能想辦法搭建堤防」。於是官兵衛便立即從河口調派二、三十艘船到堤防預定地,接著放下船錨,再將石頭放入船內使其沉沒,如此一來,石頭就不會再被水流沖走了,就能夠在石頭上方直接搭建簡單的堤防。結果在城池的西南方搭建完成一個高度二丈(約六公尺),長度達三十多町(約三公里)的堤防,這也讓秀吉不得不打從心中佩服官兵衛的才智。

經過十天之後,河川的一邊像是湖泊一樣充滿河水,城池的下緣都已經開始進水。城內的士兵紛紛往高處移動,而且人數多達五千人。然而水位還是不斷上升,已經快要無處躲避。

而為了救援高松城,毛利軍的吉川元春與小早川隆景則是帶領四萬兵力隔著河川,在距離秀吉軍陣西邊二里(八公里)的岩崎山(元春)與日差山(隆景)設置軍陣。後方距離秀吉軍陣約四里(十六公里)的地方,則是有以毛利輝元為首的二萬兵力進駐,毛利方在此次對戰幾乎派出了所有的軍隊。然而卻一直無法順利與泡在水中的城池取得聯繫。秀吉判斷敵方此時正處於劣勢,於是便派遣使者告知信長需親自出征的訊息。五月中旬,信長終於對秀吉的建議做出回應,決定要與毛利進行決一死戰,他和嫡子信忠雙雙出發,並在本能寺稍作休息。

同時間在高松城內的城主清水宗治做出決定表示「依照情勢看來,幾天後城內的家臣都會被淹死,只能用我的一條命換取家臣的平安」,並透過船隻將此想法傳達給秀吉方。而秀吉也同意了,接著就將兵糧送進城內,並在六月二日派遣船隻入城。城主清水宗治搭上船,並在所有人都能看見的船隻中央切腹自殺。之後秀吉方破壞堤防八分滿的地方,讓裡面的水都流出,城內的士兵都順利獲救。

雖然攻破城池,但是在河川的對面依舊有毛利大軍。面對人力眾多的軍勢,勉強一戰贏得勝利,還是會造成大量的人力傷亡。

「接下來要如何行動?」秀吉與官兵衛正在討論後續的作戰策略。

「靠著打贏清水的這股氣勢跟對方議和,對方應該也會有所畏懼而順勢答應。那麼就由我去和輝元進行交涉。」官兵衛這樣表示。

秀吉也同意官兵衛的意見,首先叫來毛利的使者。這位使者是禪僧安國寺惠瓊,他是毛利家的外交僧(負責武家對外交涉任務的僧侶)。秀吉方向安國寺惠瓊提議和的建議,安國寺接著就將此書信交給毛利。翌日,安國寺再次來到秀吉方表示毛利方已經收到訊息。

安國寺雖然是個僧侶,但是他卻相當能言善道,也具備有談判時毫不畏懼的勇氣。他本身只擔任過外交僧的職務,而秀吉則是相當滿意安國寺的表現。六月三日,這次輪到官兵衛前往毛利方陣營聽取議和條件。

「藩主們對信長公沒有怨恨之意,只要能保證安藝、備後、周防、長門、伯耆、出雲、石見、備中的八國歸屬治權(承認),那麼要他們加入信長方也可以」,兩川向官兵衛表達願意議和的想法。

官兵衛從輝元手中接下誓言書,並向對方約定明天會來接回人質,接著就回到本陣。

當晚,得到對方回應的官兵衛則是立即與秀吉商量對策。

「明智光秀企圖謀反,京都的信長父子都在對戰中喪生」,與信長關係親近的茶人傳訊人急忙衝出官兵衛居所告知這項消息。

官兵衛給那位傳訊人一些酒食,並再三叮囑絕對不要將消息透露出去,接著他便拿著信件到秀吉居所,秀吉在得知消息的當下腦筋一片空白,驚訝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官兵衛是等到秀吉情緒終於稍微平復時,才開口對他這麼說。

「在下也對信長公的消息感到無比哀傷,但是換個角度思考,這就表示上天要秀吉大人代替信長公取得天下。明智的謀反舉動絕對會受到天譴,所以要復仇應該不是那麼困難。

成功討伐明智後,雖然必須擁立信長公的兒子們成為主君,但是那兩人沒有氣度擔負起大任。所有大名應該會輕視他們,進而想要奪取天下,一定會有謀反者出現。到時秀吉大人只要除掉這些罪犯,就能強化勢力,秀吉大人自然就能成為治理天下之人。」

「我也是這麼想的,現在要怎麼做?」秀吉擦掉臉上的淚痕並詢問官兵衛意見。

「本能寺之變爆發後,傳訊人花了一天半的時間抵達,我想這就是上天的旨意。好在我們已經在今天中午和毛利達成議和條件,這件事在明天中午前絕對不能讓毛利方知道。等到明天毛利方送人質過來之後,就算對方得知消息也無計可施了。人質到達後就立即展開討伐明智的行動,就由我來負責殿後工作。」

「我瞭解了,原來如此。那麼剛才的傳訊人就必須滅口了,因為他很有可能將消息洩漏出去」,秀吉如此交代。

官兵衛假裝同意秀吉的想法,接著便前往傳訊人所在處,再三囑咐對方絕對不能走漏消息,之後便讓傳訊人離開了。因為官兵衛有很強的意志認為絕對不能殺害有功在身的人。

到了夜晚,秀吉方便派遣使者催促要對方「趕快交出昨天約定好的人質」。然而人質卻遲遲未現身,因為在那時毛利方已經收到信長去世的消息了。所以毛利方便召集家老商討對策。

「不要向秀吉方交出人質,還是先回到安藝,看後續的情勢發展後再做決定」,討論過程中提出不少類似的意見。

吉川元春並表示「不交出人質是正確的做法,信長死後就輪到我們稱霸了。反倒是我方才應該向對方要求人質,若是對方不願意或是以其他理由拒絕,那就開戰」,他是小早川隆景的兄長,是個性相當強硬的一個人。

「兄長您的意見沒錯,但如果要前進京都向秀吉宣戰,那麼一定會陷入與天下其他勢力為敵的困境。即使順利取得天下,也很難讓這個狀態維持下去,如此一來,毛利家的聲勢就會因此殞落。不但會失去父親元就努力打下的數個國家領地,還會讓父親的開拓疆土大業瞬間化為烏有,而讓他淪為天下的笑柄。元就公所寫下的『不要妄想奪得天下』,就是為了子孫的長遠繁榮所寫下的遺言。若是做出違背此遺言之事,那就是相當不孝的舉動。

雖然說信長公已死,但是他還有二個兒子,陣中也還有許多的猛將。再加上羽柴筑前守是古今從來不曾出現的領導者類型,況且他身邊還有個智勇雙全的黑田官兵衛國主,只要這兩個人合作就能輕鬆取得天下。

現在敵軍的所在位置相當有利,而我們卻是在距離京都遙遠的鄉下地區。因此即便提出要對方交出人質的要求,秀吉想必也會以主家不會懼戰等理由而拒絕。如此一來,兩方就必須開戰,而這也會是場不論輸贏,死傷都會很慘重的戰役。

而且前天為了議和,雙方已經交換誓言書,並做出了會交出人質的約定,如今卻因為聽聞信長公離世的消息而打破約定,這樣的舉動不但會背離武家的中心思想,還能招致秀吉的恨意,為了毛利一族的安全,最好不要這樣做。應該要趁著敵方遭遇不幸時,履行先前的約定,這也會讓秀吉產生感激之情,也是對毛利一族往後發展最好的方法」,隆景這樣表示。

隆景是一名凡事小心謹慎的將領,他認為與其在這個階段激怒秀吉,還不如施予對方恩惠,這樣的做法對毛利家來說才是上策。而所有的家臣則是都對隆景的意見深表贊同。

六月五日,中午過後隆景帶著兩川的兒子們以及弟弟以人質身分來到敵營,官兵衛也將隆景介紹給秀吉認識。接著隆景則是以自己的方式向秀吉表述了信長的悔恨。

「毛利願意擔任殿後軍隊,大人您可以心無旁鶩地去討伐明智,儘管去殲滅信長公的敵人。」

「此份仁義我會銘記在心,今後也不會忘記」,秀吉眼眶泛淚地握住隆景的手。

秀吉因為覺得「隆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私下派遣官兵衛前去隆景陣所,完全不忌諱雙方立場,讓兩人能有彼此交談的機會。隆景也因此向官兵衛做出「今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效忠羽柴筑前守」的約定。隆景是個正直能夠信賴的人,往後秀吉也都一直相當信賴隆景。而官兵衛與隆景的友情也是從這個時期開始萌芽的。

等到官兵衛回到自家的軍陣後,他向秀吉說了以下這一段話。

「這陣子我都是以一腳穿草鞋,一腳穿木屐的方式在思考。請大人您盡快前往京都,也請大人您以一次二百、三百人的不間斷方式來撤軍。如此一來,沿路的民眾就會知道秀吉公是要開啟憑弔主人的戰役而前往京都,這樣就能夠有效地激勵夥伴們的士氣,而讓敵方感到恐懼。」

六月六日,秀吉即刻從高松啟程出發。

而吉川元春雖然還是想趁機攻打秀吉,擔任殿軍的官兵衛雖然對此大感意外,但最終還是沒有破壞堤防。他心想若是元春再繼續追擊的話,到時再將整座堤防摧毀也不遲。結果元春則是被迫放棄攻擊。

途中,官兵衛追上本隊,讓秀吉下令釋放毛利方的人質。那是因為不管與明智之間的對戰不論輸贏,都已經不需要毛利方的人質了。輸了這場戰役,秀吉會就此沒落,贏的話則是必須和毛利家保持友好的關係。而這兩個結果都不需要有人質。

至於隆景則是相當感激官兵衛的人質處置方式。


第四章 秀吉的統一天下

賤岳之戰

天正十一年(一五八三)官兵衛三十八歲

天正十年六月,失去主君的織田氏在清洲城(愛知縣清須市)召開決定繼承人的會議(清洲會議)。當時擁立信長三男織田信孝的柴田勝家,與推舉嫡子織田信忠之子三法師(之後的秀信)作為人選的秀吉兩人之間因此產生激烈的對立關係。結果因為在場的丹羽長秀等人也贊成擁立織田秀信,因而暫時解決繼承人的人選問題。

秀吉還在下個月以自己的名義大規模舉行了信長的喪禮,勝家與信孝等人都將秀吉一連串的大動作視為樹立政權的示威行為,因此感到相當憤怒,雙方處於隨時會武力相向的緊張狀態。

在那段期間,雖然秀吉曾一度與勝家保持和睦關係,但這其實是雙方刻意營造出的和平假象。天正十年十二月,秀吉背棄和睦關係,並率領大軍出兵近江,對勝家養子長濱城主柴田勝豐展開攻擊。由於當時的北陸已經是大雪紛飛的季節,這也使得勝家無法發動援軍,秀吉只花了幾天時間就成功擊敗柴田勝豐。秀吉甚至讓軍隊進駐美濃,並成功收伏了岐阜城的織田信孝。

同時間在越前北庄城得知消息的柴田勝家,因為實在無法容忍秀吉的行動,於是便在天正十一年二月,率軍前往還留有殘雪的近江。到了三月,勝家帶領三萬大軍於近江柳瀨(長濱市余吳町柳瀨)佈陣。

另一方面,秀吉則是率領五萬兵力在賤岳東邊的木之本(滋賀縣長濱市木之本町木之本)設置軍陣。在十二個軍陣中排在第五陣的官兵衛也是在木之本待命。這裡是官兵衛祖先生長的地區,在軍陣附近有個名為黑田(木之本町黑田)的地方則是黑田家的起源地。這對凡事講求理性的官兵衛而言,也不免感到這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緣分。


四月十七日,一度向秀吉表示投降的織田信孝和伊勢的瀧川一益結盟,再次舉兵朝岐阜城的城下前進。對於事出突然的近江、伊勢、美濃三方夾擊作戰的大軍壓陣,秀吉決定再次出兵美濃並入駐大垣城。

四月十九日,柴田勝家得知消息後,就讓佐久間盛政(勝家的外甥)帶領八千兵力前去攻打大岩山要塞(余吳湖東)。而柴田勝政則是帶著三千士兵扮演支援角色,在賤岳(滋賀縣長濱市)佈陣待命。賤岳的位置是在琵琶湖與余吳湖之間,秀吉方的守將桑原重晴也同樣在此處設置軍陣。柴田勝政是盛政的親弟弟,也是柴田勝家的養子。不過勝家卻禁止兩人做出過度追擊敵軍的行為。

大岩山要塞則是因為盛政的猛烈攻擊而遭擊破,陣中的大將中川清秀也在此次攻擊中戰死。而在鄰近的岩崎山聽聞此消息的高山右近(清秀的表親)則是離開原來的據點,逃回木之本的本陣。另一方面,駐守在賤岳的桑原重晴則是研判情勢不妙,已經面臨到必須趕快撤退的窘況。

同時間在本陣的官兵衛情況也是岌岌可危,因為那是個什麼防護措施也沒有的野外軍陣,萬一遭到佐久間隊的強大武力攻擊,也毫無防備力量。此時的官兵衛已作好犧牲性命的心理準備,下令要家臣栗山四郎右衛門帶著官兵衛的兒子長政(十六歲)離開戰線,但是栗山四郎右衛門卻不願接受這樣的決定,因為他認為武士就是要死在戰場上。但最後還是被官兵衛給說服,勉為其難地帶著長政逃走,不過這次卻是長政自己在途中拒絕父親的做法,因此兩人最後還是回到了戰場上。

而秀吉則是在從使者得知其他人面臨危機的消息後,親自率領一萬五千大軍從距離大垣十三里(五十二公里)的道路,花了五個小時的往返時間(秀吉的美濃大返回),才終於在賤岳南側設置本陣。佐久間盛政得知秀吉親征的消息後,便從原路開始撤退,而由勝政擔任殿後的軍隊。然而勝政與士兵們卻都遭到秀吉本隊、秀長與包括官兵衛在內的本陣士兵的猛力追擊。

好不容易終於撤退至權現坂(余吳湖西北)的盛政隊,但是卻沒有前去援助正在苦戰的勝政隊,卻反倒回到余吳湖西側與敵方展開肉搏戰。同一時間官兵衛則是討伐了相當多的敵軍,長政也順利取得敵軍武者的頭顱。

等到盛政隊終於和勝政隊會合,準備再次回到權現坂時,應該在後方由前田利家帶領的二千士兵卻脫離了戰線。如此一來,原本與前田處於對峙狀態的木村隼人正的軍隊,就能夠從余吳湖的北側夾擊盛政、勝政隊。

前田隊脫離戰線以及佐久間隊陷入苦戰的不利情勢,也迫使援軍的金森隊與不破隊決定陣前逃脫。這也使得盛政、勝政隊陷入即將遭到對方殲滅的困境,最後盛政狼狽地逃了出來,勝政則是戰死沙場。隨後秀吉本隊便立即轉向攻打在狐塚(滋賀縣余吳町今市)的柴田勝家本陣。

柴田勝家的本陣只有三千兵力駐守,即便勝家是個勇猛的武將,也接受部下諫言進行迎擊戰,但最後還是落敗逃往越前的北庄城(福井城,福井市大手)。秀吉以人數上的優勢很快地就包圍了北庄,迫使軍備不足的勝家自刃,順利攻破城池。而勝家的妻子阿市(信長的妹妹)也跟隨夫婿自殺,女兒茶茶(之後的秀吉側室淀殿)、阿初(之後的京極高次正室)和阿江(之後的德川秀忠正室)則是在秀吉的保護下安全獲救。

此次的對戰讓秀吉順利打下信長接班人身分的堅實基礎。
出版社 : 瑞昇文化 作者 : 不破俊輔
編者 : 林文娟 譯者 : 224
頁數 : 978-986-401-021-9 出版日期 : 978-986-401-021-9
ISBN : 平裝/15X21CM/單色


gotop